澤圖主頁 >> !澤圖新聞 >>金融快訊 >> 專訪北大國發院教授余淼杰:貿易總額提升,中國經濟積極向上-澤圖快訊
详细内容

專訪北大國發院教授余淼杰:貿易總額提升,中國經濟積極向上-澤圖快訊

1月21日,國家統計局公布2018年國民經濟運行情況。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在新聞發布會上用“總體平穩、穩中有進”形容去年經濟增長的表現。

其中,中國的外貿和外資利用數據依然亮眼。

進出口方面,中國全年貨物進出口總額305050億元,比上年增長9.7%;貿易總量首次超過30萬億元,創歷史新高。出口164177億元,增長7.1%;進口140874億元,增長12.9%。進出口相抵,順差為23303億元,比上年收窄18.3%。

此外,吸引外資勢頭良好。用寧吉喆的話說,在全球跨境投資大幅下滑的背景下,2018年中國利用外資1350億美元,同比增長3%,特別是制造業利用外資增長了20%,占比達到了30%。

可以說,外貿和外資利用的亮眼成績來之不易。去年,世界政治經濟環境更加錯綜復雜,第二季度開始中美經貿摩擦初見端倪,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以“穩中有變、變中有憂”來形容經濟運行態勢。面對經貿摩擦,中國政府及時采取“六個穩”的政策,即穩就業、穩金融、穩外貿、穩外資、穩投資、穩預期。

1月23日,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余淼杰接受澎湃新聞專訪,就中國去年的外貿和外資利用情況作出解讀。

余淼杰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網 資料圖

他認為,在去年那么困難的情況下,我國進口和出口總量都比2017年有所提升,這是一個利好的消息,是經濟積極向上的一個重要表現。中國在引進外資方面也取得了重要進展,可以預期2019年中國在外資引進方面會有更大的進展,無論是質還是量都會有更大的突破。

對于如何擴大出口,他指出一方面取決于出口目的地國家、地區的經濟基本面,另一方面也取決于目的地國家、地區是否設置高關稅或非關稅壁壘。如果貿易談判成功,目的地國家、地區對我國沒有設置高的貿易壁壘的話,出口也相對會比較好。

【對話】

“應繼續提升出口產品的附加值”

澎湃新聞: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,去年我國進出口總額超過30萬億元人民幣,順差2.3萬億元,比上年收窄18.3%;另外,在全球跨境投資大幅下滑的背景下,2018年我國利用外資1350億美元,同比增長3%。你對去年的外貿和外資利用數據如何解讀?

余淼杰:去年中國進出口總額超過了30萬億人民幣,折算成美元應該是4.62萬億美元;貿易順差3000多億美元,收窄18.3%。我覺得有幾點值得討論。

第一,中國的外貿總額還在上升,換言之,去年的中美貿易摩擦對中國總體的貿易形勢影響不大,對實體貿易影響不大。也就是說,中美貿易摩擦更多地是對心理、對預期的影響,這種影響主要體現在股市波動上,而不是在實體經濟上。

第二,盡管去年的貿易順差有所收窄,但中美貿易順差還在擴大,這一方面說明美國依然是我國主要的貿易伙伴。另一方面,加工貿易在我國外貿中依然占據比較重要的位置,加工貿易既要大量進口也要大量出口,說明我國出口產品的附加值還有待提升,因為進口和出口之間的增值不多。這是我們要注意的一個問題,應該繼續提升出口產品的附加值。

不管怎么樣,總體來說去年的外貿情況是好的,在那么困難的情況下,我國進口和出口總量都比2017年有所提升。這是一個利好的消息,是我國經濟積極向上的一個重要表現。

去年中國引進外資的增速是3%,總額接近1400億美元,說明中國在引進外資方面也取得了重要進展。我國政府特別強調要引進高質量外資進行進一步的開放,可以預期2019年中國在外資引進方面會有更大的進展,無論是質還是量都會有更大的突破。

澎湃新聞:2018年消費增長貢獻率和投資增長貢獻率加在一起超過100%,凈出口的貢獻率為負。

余淼杰:凈出口總額的增長速度如果小于GDP增速的話,它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度就是負的。貢獻度為負,和出口增長并不矛盾。

如何理解這點?你知道我國產品出口取決于外需,比如美國、歐盟、東盟這些國家和地區的需求,如果外需相對疲軟,那么盡管我國有很多產品可以提供但也賣不出去。從這個角度看,這是為什么盡管凈出口總額上升,但增速比不上GDP增速。

澎湃新聞:在中美貿易談判的背景下,中國會進一步擴大進口。我們是否有一些方式來擴大出口?

余淼杰:出口額能否提升取決于兩個因素,一是我國的出口目的地國家、地區的經濟基本面。現在看起來美國的經濟相對是比較好的,歐洲國家經濟在站穩的情況有所回升。

二是看目的地國家、地區有沒有對我國出口產品設置較高的關稅壁壘或者非關稅壁壘。如果對方對我國出口產品設置比較高的關稅或非關稅壁壘的話,那就不利于我國產品的出口。反之,如果貿易談判成功,目的地國家、地區對我國沒有設置高的貿易壁壘的話,我們的出口也相對會比較好。

“進一步改革,為民企創造更加公平的競爭環境”

澎湃新聞:有一種擔憂是,積極擴大進口可能導致貨物貿易接近平衡,而服務貿易的逆差會隨之暴露,可能會影響到經常賬戶,影響到人民幣匯率,你對此怎么看?

余淼杰:我認為對比不用過多擔心。服務貿易總額相對我國的貿易總額只是冰山一角,服務貿易總額7000億美元,而貨物貿易是4萬多億美元,還不到20%,如果算服務貿易逆差的話數值就更小了。

我國服務貿易的確存在逆差,我們應該盡量減少逆差,要如何減少呢?主要的服務貿易包括旅游和運輸,其他還有醫療、金融等。我國在運輸和旅游方面,還有很大的潛力可以挖掘,來縮小逆差。

至于服務貿易逆差會不會影響人民幣的匯率,我認為是不用擔心的。

第一,我的判斷是人民幣匯率在長期處于升值區間,而不是貶值趨勢,這一點非常重要。要判斷一個國家的貨幣長期趨勢是上升還是下降,主要是看這個國家的全要素生產率或勞動生產率相對美國的情況,盡管中國的全要素生產率只有美國的一半,但我們的增長速度快,因此人民幣會在長期處于一個上升通道中。從短期來講,人民幣也并不具備貶值的可能,或者說政府也不會允許人民幣出現大的波動。

澎湃新聞:WTO的改革和規則設定,也會影響到中國的開放。就你的觀察和研究看,目前WTO改革進展如何?是否會有一些對中國來說的好消息?

余淼杰:WTO的改革中對中國來說最為關鍵的一點是,中國必須爭取市場經濟地位,而要爭取市場經濟地位的話,中國需要滿足一些訴求,包括美國提出的“競爭中性”。這一點其實中國政府長期堅持在做,只是我們不用“競爭中性”這樣的表述而已。比如中國政府推出的“新36條”等,其實是要給民營企業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。

當然,一些舉措在地方執行起來有一點偏差,所以的確還存在著民營企業融資難、買地價格更高的情況。我認為接下來中國要進一步改革,創造更加公平的環境,直到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在稅賦、融資等方面有同等待遇,這樣也會幫助我國在WTO改革談判中處于更加有利的位置。


最新评论
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
電話:400-000-0000
地址:北京市XX區XX路XX大廈XXX室
COPYRIGHT 2013-2017 京ICP備10000000號-0
客服中心
联系方式
0356-2331414
185-0356-6301
132-3328-2282
- 客服經理
掃一掃,關注微信
在線客服系統在線咨詢
乐江西时时走势分析